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歷史經典

關于“五行”的解釋——與《辭源》第三版編者商榷

作者:杜江水 發布時間:2019-12-16 08:55:32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一

  正像《辭源》第三版前言所說,辭源是通往傳統文化的橋梁,所以它新近的出版發行是一件大事,喜事。感謝《辭源》第三版編者在此次出版過程中,進行大量修訂補充付出了艱辛勞動作出了重大貢獻。

  “五行”在傳統文化中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它關系到包括民風民俗在內的文化多方面,不可不慎重對待。第三版關于“五行”的解釋相對于第一版、第二版又有所修訂和補充。多年來我對“五行”作了一些研究,認為歷來的解釋多有不妥之處,第三版也沒有予以糾正,所以在此謹向編者提出商榷。

  先看《現代漢語詞典》對“五行”詞條的解釋:“指金、木、水、火、土,我國古代思想家企圖用這五種物質來說明世界萬物的起源。中醫用五行來說明生理病理的種種現象。迷信的人用五行相生相克來推算人的命運。”

  《辭源》第一版對五行的解釋是:一、《書》有扈氏侮五行【疏】五行謂木、金、水、火、土,分行四時,各有其德。二、人之五種行為也。《禮》貴賤明,隆殺辨,和樂而不流,弟長而無遺,安燕而不亂,此五行者,可以正身安國矣。

  第三版對五行的解釋是:水火木金土,古代稱構成各種物質的五種元素,《書.洪范》:“初一曰五行”,又“一、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二、即五常。荀子非十二子:“案往舊造說,為之五行。”注:“五行,五常:仁、義、禮、智、信是也。”三、五種行為。《禮鄉.飲酒》:“貴賤明,隆殺辨,和樂而不流,弟長而無遺,安燕而不亂,此五行者,足以正身安國矣。”四、舞名,...

  從上述所引來看,《現代漢語詞典》編者未談辭源,從用詞“企圖”、“迷信”可以看出編者對五行不持肯定態度。同時也說明五行一詞負面影響面之廣。《辭源》第一版把詞條的辭源歸于《尚書》,實指《洪范》篇,但在它的第一種解釋里,真正指的不是“五行”,而指的是“五德”,他說水、火、木、金、土分行四時,各有其德,說有扈氏侮五行,是說有扈氏的行為有悖于“五德終始”(此說源于秦呂不韋,推及戰國鄒衍,茲不細論,)這里看不出把金、木、水、火、土作物質五種元素理解的意思。而且第一版說有扈氏侮五行是根據【疏】來說的,這個【疏】來自于宋人朱熹弟子蔡沈,不見得是《洪范》原意。至于第一版解釋的第二義,“人的五種行為也,來自于《禮記》的說法,對五行的影響不大,可以暫且不論。

  《辭源》第三版對五行列舉了四條解釋,其中第二條有關“五常”一條不太準,無關緊要。第三第四條也可暫且不論。關鍵是第一條,編者十分明確地肯定,古代是把金木水火土稱為構成物質的五種元素,并且把其辭源歸于《尚書·洪范》。傳統文化中關于五行的許多玄虛解釋都把根據推給《洪范》,這是《洪范》的悲哀,是傳統文化的悲哀,也可以說是我們民族的憾事。我曾在網上發過幾篇文章說明《洪范》是一部偉大的古典文獻,它是九條治國大法,是世界上最早的人本主義社會管理學著作,它不支持“物質元素說”,也不支持其它任何奇談怪論,它應在我們民族乃至人類的歷史上永耀光輝。可是,我的文章聲音微弱,難達眾聽。我十分希望《辭源》這樣的“通往傳統文化的橋梁”能夠發出正確聲音。現在讓我們在重點弄清《洪范》的基礎上厘清五行真義。

  二

  1、《洪范》的作者和寫作背景

  《洪范》的作者,箕子名胥余(約公元前1122年—前1082年)是殷紂王的叔父,國師,是殷末與比干、微子并稱的“三賢”之一。箕是胥余封地的名子,所以,胥余被稱為箕子。箕子作為殷紂王的國師向紂王進諫,被紂王囚禁,箕子披發佯狂,始免于難。周武王伐紂,紂王鹿臺自焚,周朝建立之后,武王想要起用箕子。箕子作為殷朝的國師,自責于殷朝的覆滅,不肯做周臣,回到了自己的封地。

  箕國到底在什么地方,這已經很難考究。因為歷史上有“箕子朝鮮”記載,現在朝鮮平壤附近的乙密臺又有箕子陵,這大概可以說明箕子朝鮮就在今天的朝鮮。但關于箕子的封地還有幾種說法,一說箕就是現在山西的太谷縣;還有一種說法是在灤河以西,兩種說法的地望相差不遠。再有韓國歷史學家尹乃鉉所著《韓國古代史新論》,書中承認箕子朝鮮確實存在,并認為箕子來自中國的中原地區。把這些說法和箕子的其他一些故事綜合起來看,箕子在殷朝的封國應離殷都朝歌不遠,在殷朝滅亡以后的一段時間里,箕子就住在他的封地,后來箕子帶著箕地的部分百姓遷移到了朝鮮的平壤一帶。這可和《洪范》開首的兩句相互印證。

  《洪范》開首兩句說:“惟十有三祀,王訪于箕子。”

  “十有三祀”,應是周武王稱王后第13年,武王克商是在他稱王后的第11年,第13年應是周朝立國后的第2年。“祀”是商代對“年”的說法,《洪范》是箕子的作品,這里還沿用殷朝說法。“王訪于箕子”,是說武王到箕子那里去,不是箕子被召入朝。這時候箕子在什么地方?第一,朝鮮,這不可能,這時箕子還未到朝鮮。朝鮮,太遠,太偏僻,武王巡視或狩獵都不大可能到朝鮮。第二,在殷故都朝歌,武王克商后釋放了箕子,他有可能還留在朝歌;但更大的可能是在他的封地,太谷或灤河以西,這里離鎬京更近,武王巡視或狩獵更容易到到達。但從“王訪于箕子”的“訪”字來看,箕子不在鎬京,起碼說不是在朝堂之上。箕子獻出《洪范》之后再到朝鮮,武王追封朝鮮為箕子侯國是比較合情合理的。

  再看下邊的幾句:“王乃言曰:‘嗚呼箕子,惟天陰騭下民,相協厥居,我不知其彝倫攸敘。’”

  周武王說:啊呀,箕子,上天想要保佑老百姓,讓他們過安樂太平的日子,(他把責任托付給了我),我不知道治國的方法,(請不吝賜教)。

  周武王對箕子的敬重,不僅表現在躬親前訪,而且謙虛恭敬溢于言表。

  上述的這個背景很重要。它對《洪范》的內容和形式都起到了決定作用。第一,這篇文章的主題是講治國方法的。彝字的一解就是“法”,彝倫,《辭源》解作“倫常”,社會秩序的意思。總起來說,武王向箕子請教的“彝倫攸敘”就是請教治國方法。所以,理解《洪范》不可離開文章的這個主題。離開了這個主題,就不免陷于穿鑿。第二,這個寫作背景影響著箕子的寫作態度,箕子是一位胸懷天地的大哲人,面對武王的懇切求教,他無法拒絕。他必然會竭盡其所能去反思去總結夏商以來歷史的經驗和教訓,把它告訴給周武王,把百姓的福祉寄希望給新的統治者。第三,箕子是亡國之臣,他無顏在一個新的勝利者面前擺出一副好為人師的架勢,這就要求他的文章一要委婉謙虛,二要言簡意賅,微言大義。基于這兩點,《洪范》是采用文學手法寫成的政治管理學文章。它的內容是政治,它的形式是文學。

  2、關于文章的標題

  因為文章采用了文學形式,所以文章大量運用了象徵和比喻。文章的標題“洪范”就是一個比喻。“洪”,洪水,“范” 規范,治理,用治理洪水來比喻管理國家。

  箕子用治理洪水來比喻治理國家,意義很深刻。從整個中國歷史來看,殷商的滅亡應該是中國奴隸社會的終結。從周朝開始向封建社會的過渡。奴隸社會太殘酷了。經過上千年奴隸制度的醞釀,發酵和積累,奴隸階級反抗的情緒和規模會達到什么樣的程度?對此,牧野城下奴隸士兵的倒戈,殷紂王鹿臺自焚是一幅最好的圖畫說明。事實上這樣的社會動蕩在殷亡之前的幾千年奴隸制歷史上,時而波起,時而濤涌,一直存在著。箕子熟悉歷史,更親身經歷殷末的颶風海嘯,他能把治國之難比做什么呢?有比治理洪水更恰切的比喻嗎?到唐朝,魏征用“民可載舟,民可覆舟”來作比,他只可算是箕子的學生。

  傳統的歷史著作和教科書中,把“洪范”解釋為治國大法,但不以比喻視之,而以神物視之。如《書經》蔡沈注本解題首句說:“漢志曰:禹治洪水,(天)錫洛書,法而陳之,洪范是也。”

  把《洪范》作神物看的根據可能是《洪范》中的這樣一段話:“箕子乃曰:‘我聞在昔,鯀陻洪水,汩陳其五行,帝乃震怒,不畀洪范九疇,彝倫攸斁,鯀則殛死。天乃錫禹洪范九疇,彝倫攸敘。’”

  對這段話該怎樣理解呢?首先,從文章開頭到這段話的結尾,是文章的序言。這個序言不是箕子之作,它是別人對文章所作的介紹,是周武王和箕子之外的第三者對《洪范》來歷的解釋。其中引用武王和箕子的話,不一定是原話。第二,這位解釋者很了解這篇文章的寫作特點,所以這個序言也是文學性的。他借用鯀和禹不同的治水方法也是在比喻不同的治國方法,具有寓言的性質,絕不可以此作為《洪范》是神物的根據。

  3、怎樣理解《洪范》中的“五行”

  《洪范》正文在列舉“九疇”條目之后,先敘述第一疇:“一、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從革,土爰稼穡。潤下作鹹,炎上作苦,曲直作酸,從革作辛,稼穡作甘。”

  對這段話里的“五行”可以解釋為“各種物質由五種元素組成”嗎?顯然不行。因為,第一、這樣解釋離開了文章的主題,完全是在穿鑿;第二、如果這里是在說物質的元素的話,他完全可以用相應的詞語把它說明確,而這里沒有。

  這里談到五行生克關系沒有?說了它和“五德終始”有聯系嗎?都沒有。從水火木金土的排列順序來說,既不符合后來人說的相克關系,也不符合相生關系。根本無法解釋成五行生克。

  這里的“五行”既不是說物質由五種元素組成,也沒有說它們有生克關系,那么,它到底說的什么?要理解這一點,我們還得從文章的主題出發。這里是說國君治國方法的,所以,它只能是說人的素質、修養和行為。

  我們再來仔細查看原文。原文對水、火、木說潤下、炎上、曲直,是分別說它們的物性,是設喻,而說到金和土則說從革、稼穡,就干脆是說人的行為。那么,水火木金土分別是什么行為呢?水,潤下,就是潤澤萬物,生長萬物。國君應該效法水,普施恩澤于老百姓;火炎上,火焰向上烤人,燒人,當國君就應該像在火上被燒烤一樣,時刻有危機感;木,草樹,曲直,能曲能伸,不怕阻折,不怕壓抑,靈活向上,與時俱進;金,是做武器用的,指刀子,國君在“從革”上,就是在決定遵從成法還是進行改革的時候,要效法“金”,要有殺伐決斷的能力和魄力;土,土地,是供稼穡用的,國君應時刻不忘生產,要爭取豐收。如果我們這樣理解五行的話,下面關于五行的五味就順理成章了。五行,人的五種行為所產生的滋味,就絕不是舌頭所嘗到的滋味,而是心理所感受到的滋味。今天我們說生活中的苦辣酸甜已經成為普通人的口頭語。水,你在普施恩澤于民的時候,會讓老百姓嘗到水里有人不可缺少的鹽的滋味;火,在炙烤著人,苦啊;木,要克服前進中的種種困難,要應對各種各樣的情況,這滋味是酸的;金,對于傳統或現存制度、規矩是遵從還是改革,這要觸動一部分人的既得利益,成敗或在一念之間,對此要下決心,其滋味是辣的;土,國君領導老百姓發展生產,種好莊稼,獲取豐收,這滋味是甜的。

  總的來說,“五行”是對一個圣明國君素質的全面要求。推而廣之,五行也是任何群體領袖應有的基本素質。

  對《洪范》中五行以及其它古文獻中五行的誤讀和曲解,歷代學者多有批評。明末清初的著名思想家王夫之在他論《洪范》的文章《尚書引義·洪范》中對亂解五行,胡說生克給予猛烈地批判。他說“……此小儒之破道,小道之亂德,邪德之誣天,君子之所必黜也,王者之所必誅也。何居乎后世之言五行者,濫而入邪淫,莫之知拒也!”

  王夫之把五行所有離開本義的應用都認為是“邪說之侮五行者”。他譏諷京房將五行配入八卦,說把乾和兌都歸屬金不是要把天維割斷嗎;把震和巽都歸于木,不是要陽德衰微嗎?說醫者把五行配入五臟,是要心、腎、肺、肝相互打仗。而對于把五行運用于星命相術,王夫之則認為更屬“等而下之”,是要“挾五行以搖蕩人心于疑是疑非之際”。

  王夫之追究造成五行亂用的責任,說:“道之喪者,誰作之俑?則劉向父子,實始倡之,而蔡沈與祖孫三世之習而溺焉,咎將奚諉!其它技術之流,又不可勝誅者矣。”短短一篇文章中,王夫之兩次用了誅字,其義憤真表現得可以。

  洗清曲解五行潑給《洪范》的臟水,就可以顯示人類最早人本主義巨著的本來面目。

  4、從全文來看《洪范》

  “洪范九疇”后面的八條都有很強的哲理意義,但都可以認作“民本主義”的實踐方法。

  它的第一條是“五事”:第一是“貌”,即形象,形象的本質要求是“恭”,就是要尊重別人,尊重群眾;第二是“言”,是說立言,要有理有據,讓人信服;第三是“視”,就是要調查研究,了解全面情況;第四是“聽”,要聽各方面的聲音和意見;第五是“思”,就是要對視聽所得來的信息加以綜合思考,做出正確的判斷,制定正確的計劃。

  它的第三條是“八政”,要處理好八個方面的政治事務。這八個方面,一是“食”,民以食為天,要解決老百姓的溫飽問題,這是八政之首;二是“貨”,老百姓穿和用的東西,僅次于食;三是“祀”即文化禮節問題,是思想信念,意識形態問題;四是“司空”,工農業;五是“司徒”,文化教育問題;六是“司寇”,法律:七是“賓”,外交;八是“師”,國防,軍事。八政,項項重要,但把百姓的生活問題排在最前邊,說明民生是根本,強調這是領導者應該時刻放在最先考慮的問題。

  它的第四條是“五紀”這是歷法節氣問題,是農事所依,是社會生活節律的調諧,是社會公約,不可掉以輕心。

  它的第五條是“皇極”。這里說做領導要“為民立極”。極,就是目標,標準,榜樣,模范。文章對這一條敘述得最多最細,總的是說當領導要正直無私,處處為百姓著想,要提出共同的目標、理想和行為準則,要以身作則,起模范帶頭作用。這一條簡直可以概括為一句話:“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第六條是“三德”。即“正直”、“剛”、“柔”,這一條特別強調領導者要用各種手段,管好自己,管好部下,治國就是治吏,不可作威作福,不可貪圖享受,更不可驕奢淫逸。

  第七條是“稽疑”,說怎樣下決心,做決定。這一條的實質是要講民主,要聽多方面的意見,不可獨斷專行,不可偏聽偏信。

  第八條是“庶徵”,就是政治氣候。政治氣候是社會關系總和的表現。文章用“雨、旸、燠、寒、風、時”幾個字來表述,是說哪一種都不可達到極點,下雨,晴天,熱,冷,刮風都要適時適度。政治氣候要時時認真考察,用各種政策措施來調整。

  第九條是國家或群體治理好壞的檢驗標準。這一條的題目是“五福”和“六極”。五福的第一是老百姓能夠長壽,第二是老百姓生活富裕,第三是老百姓生活健康安寧,第四是老百姓有好的精神文明,第五是老百姓能夠老有所養。有這五福就是治理得好。如果國家治理得不好就會出現“六極”,第一是社會出現各種兇禍和非正常死亡;第二是老百姓疾病得不到治療;第三是老百姓生活憂愁,不快樂,不安寧;第四是老百姓貧窮;第五是社會上惡人多,黑社會囂張;第六是老百姓處于弱勢地位,沒有應有的尊嚴。

  讀完《洪范》,讓人感到《洪范》在當今仍閃耀著智慧的光芒。至于國學中許多精華的東西,都能在《洪范》中找到善根。而很多糟粕的東西都源于誤讀《洪范》,曲解五行。要糾正此類情況我們對包括《辭源》在內的各種詞書寄于厚望。

  2019.12.11. 于洛陽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捕鱼达人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