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復興之路

梁長江:不能用落后的文化詮釋人民解放軍

作者:梁長江 發布時間:2019-08-01 16:54:57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獻給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2周年

  一個時期以來,對于人民解放軍的解讀和詮釋出現了一些問題,有些人將一些落后的文化用在解放軍的身上。如“血性”、“亮劍精神”“為國捐軀”等等。一位解放軍的高級干部發表一篇關于軍人魂魄的議論,如:軍人魂魄是“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的家國忠誠;是“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的男兒氣節;是“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的戰友情懷,并斷言“這就是軍人魂魄。將永遠長河流響,貫索古今”(詳見2014《龍》雜志)。這些嚼文嚼字、故作風雅的詞匯與人民解放軍毫不相干,如果中國人民解放軍真像這些詞匯描述的那樣,那她就根本走就不到今天,也不可能走向未來。

  毋庸置疑,中國人民解放軍是有史以來的一支全新的軍隊,也是一支最強大的軍隊。她的建軍理念是其他所有的軍隊難以企及的,一切舊的觀念、舊文化根本不能用來詮釋這支偉大的軍隊。

  人們知道,中國人民解放軍與世界上最強大的軍隊交過手,而且能把他們打敗,抗美援朝、珍寶島自衛反擊戰打出了威風,讓全球的華人挺直了腰桿。還有一場戰爭大家可能沒有注意,那就是抗美援越。如果說抗美援朝打得異常慘烈、是以巨大的犧牲取得勝利的話,那么抗美援越完全就是獵人與野獸的關系,很多戰斗都是以我方零傷亡的代價取勝的。可以說,到目前為止,中國人民解放軍是世界上最強大的一支軍隊,她的強大不在于武器裝備,不在于軍事謀略和技術,關鍵在于毛主席為這支軍隊鑄就了不朽的軍魂,為這支軍隊建構了豐富而又先進的文化體系,使解放軍具有很高文化制高點。這種制高點最突出的體現就是 “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和“黨指揮槍”。

  《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是毛主席親自為這支人民軍隊制定的,它被譜寫成歌曲,在過去的電影中,八路軍、新四軍、解放軍的出場音樂就是《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的歌曲旋律,它代表著人民軍隊的形象。

  《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文字淺顯,很容易理解,也很容易執行,但它的內涵卻非常深刻,一般的軍隊紀律甚至法制觀念很難理解它,但它卻十分有效。正因為《三大紀律八項注意》,這支人民軍隊不僅紀律嚴明,而且非常能戰斗。第一條“一切行動聽指揮”,這一規定涵蓋很廣,既包括戰斗行動,也包括其他的一切行動。這表明這是一支紀律非常嚴格軍隊,它既規定軍人在戰斗要中服從命令聽指揮,又規定軍人在其它行動中不得胡作非為。軍隊作為武裝集團,如果對其戰場以外的行為不做出嚴格的規范,就會成為禍害百姓的兵匪、軍霸。電視劇“李云龍”的形象是對人民軍隊的歪曲,人民軍隊的指戰員絕對不是他那個樣子。

  另一方面,這一條僅僅規定行動者的行動,而并沒有規定行動者本身,這樣的規定蘊含著非常深刻的思想。一般的理解,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往往將軍人的人格也置于命令之中,要求 “下級服從上級、士兵服從長官”,這樣的規定使得軍人不具有人格的獨立性,不具備主體資格,完全是服從命令的被動者。一切行動聽指揮,意味著軍人只是在行動上服從命令聽指揮,而在人格上是獨立的、自由的。人格、主體是不能被命令的,只能靠覺悟和啟發。而思想覺悟是以官兵平等為前提的,離開了官兵平等,一切思想和觀念都是強加的,或者根本不需要任何思想,靠簡單的命令就行。一切行動聽指揮確實是一個天才的創造,作為一條紀律規定,它既對軍人的行為做了最嚴格的規定,表明這是一支紀律嚴明的軍隊;同時它又充分體現了這支軍隊的性質,這是一支具有“解放”性質的全新軍隊——官兵平等。紀律與自由,是哲學史上的一道難題,毛主席卻在實踐中如此巧妙地處理好了二者的關系,不能不讓人嘆服!

  官兵平等,人格獨立,必然使干部和戰士能夠充分地發揮自己的主觀能動性,這是解放軍之所以具有非常強的戰斗力的根本原因。道理很簡單,在官兵不平等的軍隊里,士兵是服從命令的被動者,其戰斗力等于現實的戰斗力(這還是最理想的狀態,如果遇上消極應戰、貪生怕死等,這樣的戰斗力還要大打折扣);而在解放軍里,由于官兵平等,每一位戰士都是自覺執行命令完成戰斗任務的主體,其戰斗力等于現實的戰斗力加上可能的戰斗力。而可能的戰斗力是無法估量的,它能使人的潛能發揮到極致!當人的主觀能動性得到充分的發揮時,其手中的武器或其他物質條件也能發揮奇效。本來物質就具有多重屬性,一般情況下人們理解和使用的是物質的單一屬性。當人的主觀能動性充分發揮時,物質的多重屬性就顯示出來了。比如在解放戰爭中,汽油桶本來只是裝汽油用的,但戰士們往里面裝上炸藥包,立刻就成了近距離殺傷力極強的武器。由于戰士都是能動的戰斗主體,指揮員的指揮意識和膽略自然就不同于其他軍隊,總會勝出一籌。從這個意義上說,人民解放軍的戰斗力永遠不會被其他軍隊超越,永遠是最強的軍隊,因為一切反動的軍隊寧可全軍毀滅,也決不會改變自己的性質,也決不愿意實行官兵平等。

  解放軍的這種戰斗力在歷史上已顯示出無比的威力,在新的歷史時期,在現代化戰爭的條件下,同樣能發揮巨大的威力。誠然,現代戰爭講究的是遠程非對稱性的打擊,拼的是科技實力,甚至更徹底地說,憑借現有的科學技術水平,完全可以不費一兵一卒地摧毀一個國家,滅掉一個民族。但是這些不是戰爭的目的,不是戰爭的發動者所想要的。任何戰爭,無論是正義的還是非正義的,其根本目的不是為了消滅對方,而是要征服對方。正義戰爭是要讓對方放下武器,接受和平;而非正義的戰爭則是要使對方徹底失去反抗的意志,然后再對其像牛羊一樣任意驅使和宰殺。而遠程打擊或者其它的科技手段,很難真正征服對方的意志。美國在海灣可謂是實現了精準打擊,而且憑借美軍的技術,能夠蕩平海灣地區的任何一個國家,但它至今也沒有征服那里的任何一個國家和民族。因此,無論未來的世界如何發展,只要還存在著戰爭,只要還有軍隊的存在,人民解放軍的這種戰斗力就會威風凜凜地發揮作用。

  當然,解放軍官兵畢竟是血肉之軀,為了減少不必要的犧牲,必須科技強軍。解放軍不怕犧牲,敢打敢拼,但絕對不是不顧生死的亡命之徒,從來都不是!解放軍從來沒有搞過什么“敢死隊”、“決死團”什么的。因此,絕對不能從匹夫驍勇的角度去理解解放軍的戰斗力。毛主席強調“沒有文化的軍隊是愚蠢的軍隊,而愚蠢的軍隊是不能戰勝敵人的。”習近平主席的“傳承紅色基因、科技強軍”的新時代建軍思想是絕對正確的,是英明的,這將使人民解放軍在新的歷史時期發揮更大的威力。

  《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中八項注意的第七條“不調戲婦女”。一般來看,軍人免不了“兵痞”的習性,古今中外大多如此,如嬉皮士般的美國大兵、獸性無度的日本兵,德軍稍好一點,有點紳士風度,但僅限于軍官,其士兵如何就不得而知了。然而中國人民解放軍則成功地杜絕了兵痞習性,成為一支老百姓見了覺得可信、可親、可敬的文明之師。黃克功和張鐘麟(張靈甫)事件是一個鮮明的對比,人民解放軍決不能容忍背棄人性的行為。

  “不調戲婦女”作為一條軍人紀律,這在其他軍隊里應該是極其罕見的,非但如此,有些軍隊還有“軍妓”、“慰安婦”等什么的。注意,這條紀律指的不是性侵害,甚至都不是性騷擾,而只不過是低級庸俗的情調,就這解放軍里也不容許,這表現出對婦女的敬重。毛主席為軍隊規定這樣一條紀律,立意是極其高遠的。我在《敬重女性是回歸人性的必由之路》一文作了專門的論述,敬重女性不是一般的道德修養和文化修養的表現,而是人的本質的必然性。人類之所以能夠從動物界脫穎而出而成為人,決定性環節是女性,女性是人類文明的肇事者。因為是女人首先將我們帶進農耕文明,進而才有了現代文明的。女人首創的農耕文明包含了現代文明、未來文明的基本形式,這就是對自然規律的利用。如將一粒種子埋在土里,爾后就能收獲更多的果實,這就是對自然規律的成功利用,這是人類理性的標志。人之所以能夠區別于動物,具有動物所不能具有的尊嚴,就在于憑借這種理性能夠生產出比自然環境直接提供的東西更多,若不是這樣,所謂人的尊嚴、人的本質等只不過是抽象的規定而已。可見,女人在創造人和人類文明的過程中具有決定性的作用。進入階級社會以后,由于人的本質被異化,婦女處于被壓迫、被歧視的地位,這實際上是人性被倒逼回到動物性的狀況下的情景,是背離人性的。因此敬重女性是人的本質的回歸,是人類理性的必然要求。一支尊重婦女的軍隊必然處于人性的制高點,必然符合人類文明發展的必然要求。解放軍能夠成為全國人民學習的榜樣,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此,唯有這樣的一支軍隊才能夠肩負起人類最偉大的使命。

  黨指揮槍,這是毛主席為這支軍隊制定的建軍原則,它也就成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特有本質。

  一個時期以來,極少數自以為聰明的人鼓吹“軍隊國家化”,并質疑解放軍的合法性,這純粹是開玩笑。除了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之外,誰有資格擁有和指揮人民解放軍?誰有資格過問解放軍的合法性?沒有人民解放軍,共和國就沒有合法性,沒有解放軍,現有的一切法律都是非法的。當然,這并不排斥解放軍在日常生活中必須遵紀守法。

  解放軍只能屬于人民,不能屬于國家。因為國家作為政權形式,很容易被一些經濟集團和政治勢力所操控,如果解放軍屬于國家,那她就很容易淪為少數人手里的工具,背離人民子弟兵本質,成為鎮壓人民的暴力集團。

  黨指揮槍,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無論時局如何變幻,無論改革怎樣進行,這條原則不能有絲毫的動搖。這不是一派之見,甚至都不是一黨之見,這是一個關乎人類命運的深刻命題。

  人類幾千年的文明史,無非就是勞動創造歷史而勞動者沒有地位的歷史。馬克思發現這樣的一個世界是一個倒置的世界。這個倒置的世界之所以能夠持續到今天,就在于絕大數的軍隊都掌握在少數人的手里,成為少數人控制多數人的強制力量,成為維持這個倒置世界的最后支點。

  勞動使人成為人,使人與動物從根本上區別開來。嚴格地說,直立行走,能使用簡單的工具,還不能算作是人,狩獵和采集果實也不能算作是人的勞動,只能算作是動物性的活動。因為它們獲取的獵物或果實是自然界直接提供的,自然界有多少,它們就只能獲得多少,這和其它動物沒有任何區別。直立行走和使用工具,只不過是比其他動物的肢體更發達一些,僅僅為人的產生提供了自然條件。只有當它們把采集來果實或者吃剩下果實里的核(籽)埋在地里,一段時間后能夠收獲“更多”的果實的時候,才發生了質的變化,人類勞動才開始了,人才真正成為人。這里的“更多”有兩層意思:一是除了能夠滿足本人的生活需要之外,還有剩余,這剩余產品可“無償”地提供給他人的,這種無償提供完全是自覺自愿的,沒有人強迫,沒有“必須”,因而人在勞動中表現為自由的主體。二是這更多的產品不是大自然自動提供的,而是通過播種和收獲這一過程得到的,這標志著對自然規律的成功利用。這種利用自然規律的方式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在對自然不做絲毫的改變的情況下,能夠獲得更多的東西,這就具有無限的可重復性,也就為人類的發展提供了無限的可能。正因為如此,人類才走上了必然發展的歷程。這說明人類的勞動在開始物質生產的同時,也開啟了人類理性,兩者相輔相成。盡管人類最初的理性顯得十分簡單,但它具備了人類全部理性的最基本的形式,即對自然規律的利用,也正是由于這一點,人也就成為了不同于物的理性存在者。

  私有制產生之后,由于勞動者的剩余產品被剝奪,他在勞動中所能得到的只是維持其生命存續的部分,為了活命,勞動者必須不斷地勞動,原來的自由勞動不復存在。財主或者資本家搜刮到剩余產品之后,也不是任意揮霍,而是用以擴大再生產,以使自己的財產增值,成為進一步剝削勞動者的手段。單個的財主或資本家的財產也不是無限增長的,他們的利潤要被平均化,多余的利潤被平攤給其他的財主或資本家。財主或資本家除了對勞動者實行殘酷的剝削之外,彼此之間也相互競爭,為了不被吞食,各自必須不斷地擴大再生產,必須不斷地加強剝削。使得財主或資本家也處于“被動剝削”的地位,整個社會由此構成一個彼此依賴、相互制約、相互剝奪財富的生態鏈,勞動者處于這個生態鏈的最低端。這樣,適用于動物的一切法則也同樣適用于人,人成為了一個純粹的物質索取的動物性的存在,于是私有制把人又變回了動物。

  更為嚴重的是,私有制使得勞動成為純粹的物質索取的活動,完全背離了勞動初創時的理性、自由創造的性質,使得生產力呈片面發展狀態。生產力的片面發展,由此而導致的人們的認識也是片面的。片面的生產力和片面的認識相互作用,使得單純物質索取性的生產方式呈極端發展的態勢,直逼自然可容納的極限。

  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說:“無論哪一個社會形態,在它所能容納的全部生產力發揮出來以前,是決不會滅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產關系,在它的物質存在條件在舊社會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決不會出現的。”很多人根據這個斷言,以為私有制的生產方式尚具有充分的發展空間和時間,夢想著物質的極大豐富。但是實際情況不是這樣的,就生產力本身而言,具有無限發展的可能。一方面,目前生產技術已由自動化向智能化邁進,其生產效率讓人驚嘆,一項產品從設計到市場飽和,其周期越來越快。這還只是在經典科學的框架內,現代科學如量子力學和相對論的實際應用還沒有突破,一旦突破,生產力的技術水平的發展速度更是難以想象的;另一方面,現代資本具有沖破一切障礙的能力,它使得全球資源共享、市場統一,將人類的生產和消費連為一體。這使得生產力的發展能夠沖破一切形式的阻力,呈無限發展的態勢。

  生產技術從工業化到自動化再到智能化,生產效率成倍地增長,但同時生產和消費這些產品所消耗能源也在成倍增長。實質上,生產和消費最終就是一個能源的消耗過程,如果生產力失去理性的片面的發展,能源的消耗將是無限的。但是在人類可及的范圍內,所有可利用的能源總是一個定數,不可能再生,也不可能再創造。我們知道,四大守恒(能量守恒、動量守恒、角動量守恒、電荷共軛守恒)是自然界的基本定律。守恒定律表明,自然界既是有限的又是無限的,有限就是說,整個自然界的物質或能量既不增加也不減少,就“那么多”;另一方面,遵循守恒原則或者在守恒的框架內,自然物質或能量又是無限的。這就是說,堅持守恒的原則,可以無限發展,而違背守恒原則,其發展必定是有限的。私有制的生產力一開始就是片面的,是背離人的理性的,是一種違背守恒原則的極端發展方式,這種發展方式必然使得人與自然的關系不斷惡化。這種惡化的結果是不會平攤到每一個人的,而是向底層窮苦的人們轉嫁,統治者和資本家可用稅收和增加成本的方式使用自然資源,使底層窮苦的人們的生活負擔加劇,這還只是一般的情況。當人與自然的矛盾進一步惡化,達到極端情況時,便開始排擠剩余人口,統治階級會編造出所謂的垃圾人口或者低端人口的概念。一旦垃圾人口或者低端人口的概念成立,人類便進入了自毀程序。因為在私有制社會里、在一個倒置的世界里,垃圾人口或者低端人口總是一個相對概念,就是全球只剩5個人的情況下,有2個必定是垃圾人口。

  我這里并不是在演繹世界末日,實際上這種破壞性的進程每日每時地進行著,許多人的生命在被吞食著。所謂的繁榮、進步只是一個假象,只不過用物質的占有填補理性的空虛,非理性的宿命支配著每一個人,如勞動者本來為改善自己的生活而辛勤地勞動,結果卻越來越貧困,財主或資本家本來是為自己積累財富的,卻總是被消滅,私有制不斷地消滅私有財產。在當今世界,所有的人除去他的物質占有之外,有誰敢說自己比動物更優越?

  私有制所導致的片面的生產力,一開始就是與人格格不入的,與自然格格不入,在舊的生關系尚可容納它的情況下,自然已經不能容納它了,人類已經不能容納它了。所以共產主義絕對不是一個“懸設”的理想,而是關乎人類命運的現實斗爭,實現共產主義與其說是人類理想,倒不如說是人類理性的復興,人類本質的回歸。

  完成這一歷史使命的當然是無產階級,因為他們一無所有。正因為他們一無所有,他們才能創造一切,他們不僅是物質的力量,也是理性的力量,而且后者更為重要,這是一個巨大的領域。中國共產黨是無產階級的政黨,這是毫無疑問的,也是被歷史所證明了的。雖然不能保證黨內的每一個人都是純粹的,但是中國共產黨本身是純粹的。“我們應當相信群眾相信黨,這是兩條根本的原理。”在新的歷史時期,中國共產黨堅持無產階級的黨性原則等于占據了世界的一極,擁有了無窮的力量。只有堅守這一極,才能實現中華民族的復興,才能為人類做出偉大的貢獻。這也是中國共產黨義不容辭的責任。人類走到今天,可以說以古希臘為源頭的西方文化起了主要的作用,但是要復興人類理性,要回歸人的本質,實現人的徹底解放,再依賴于西方文化是不行的,必須還要有另外一種文化。而與西方文化嚴格對稱的,只有中國文化。總的來說,西方文化注重認識外在世界,遵從他律,而中國文化普遍講究自省自律。當然,對待中國文化要有一個“解放”的態度,例如孔子的“仁者愛人”,在私有制統治的秩序里,無疑是維護統治者而欺騙老百姓的偽善之詞,而把世界顛倒過來,在沒有了統治階級的情況下,它就成了人們普遍遵循的基本法則。一旦人類進入了理性自律,中國文化的作用就顯示出來了。因此,中國共產黨肩負人類的使命,還有其文化基礎的原因。

  中國共產黨就是為實現人類解放的無產階級政黨,服從黨的絕對領導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根本性質之所在。黨指揮槍賦予人民解放軍以崇高的使命,這一使命就是實現人類永久的和平。當今世界上大多數軍隊都是資本統治下法西斯統治工具,資本的片面發展必然會加劇各種矛盾,往往會訴諸武力,制造戰爭,如果沒有一支強大的阻止戰爭的力量,這些的戰爭是沒有休止的。只有在黨的絕對領導下,中國人民解放軍才能成為一支阻止法西斯主義戰爭的強大力量。

  總而言之,中國人民解放軍是一支人類最先進的軍隊,其建軍思想,文化觀念是全新的,必須站在人類文明高度,才能讀懂她,才能理解她,毛澤東思想已為這支軍隊做了很好的詮釋。在新的歷史時期,必須深刻領會習近平主席“傳承紅色基因、科技強軍”的思想,豐富和構建人民解放軍的先進文化,決不容許用一些腐朽的、落后的、庸俗的文化和觀念來曲解中國人民解放軍。

       作者:梁長江,民族復興網總編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捕鱼达人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