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三大復興 > 中華民族復興

張宏良:一連串的為什么,都能在這里找到答案(2008年)

作者:張宏良 發布時間:2019-12-22 13:19:53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2008年10月

bc696bf3599216562f05501f43467bea.jpg

        這篇文章與其說是揭開了一個利益集團的黑幕,不如說是揭開了一個無比恐怖的地獄路線圖。

  這是京城人人皆知又人人不敢言的一個恐怖集團。看到這個恐怖集團的地獄路線圖,人們就會明白:為什么美國爆發金融危機,遭殃的卻是萬里之外的中國人民;為什么中國成為全世界呼吁赴美救市的唯一國家;為什么置中國慘烈股災與不顧,而投入2.5萬億人民幣去拯救美國兩房公司;為什么在北京銀行娃娃股東20億股份上市套現的當天,中國證監會出臺了導致股市全部漲停板的“利好政策”;為什么犧牲中國4千萬股民的利益,任憑中國平安公司用天量圈錢計劃砸盤(這家中國人一滴血一滴汗干出來的公司現已糊里糊涂地變成了英國公司);為什么2007年一年賤賣銀行就損失一萬多億;為什么在全世界政府都忙于本國救市的時候,中國監管機構仍然縱容極少數權貴富豪的低價股瘋狂套現砸盤,在吸干4千萬股民血汗錢以后,又動用全國人民的國企資產回購股票,堅持為極少數權貴富豪的低價股套現買單,導致股市繼續暴跌不止;為什么在全球股市暴跌的情況下,不拯救中國4千萬股民,卻推出融資融券的投機業務,讓極少數權貴富豪的非流通股提前套現;為什么美國摩根公司首席經濟學家一句話,中國股市就會暴漲8%,在中國土地上一個美國人的一句話竟值8000多億;為什么這些人在提到中國的國家、民族、人民這些概念時,會掩飾不住地充滿刻骨仇恨,而在提到美國時那種近乎變態的贊美連美國人都感到不好意思;為什么中國經濟持續增長30年,普通中國人不僅依然貧困,甚至失去了原有的福利保障,而世界其他所有國家類似的經濟增長,人民都能達到中等發達國家的生活水平……為什么,為什么?

  這一連串的為什么,都能在這里找到答案。

188f1fab026dfef3795724952b5df866.jpg

張宏良微信文章,微信號:zhanghongliang108
 

  張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關聯閱讀:

中國金融利益集團的黑幕

作者:鐘潔錦 來源:新浪網

  隨著中國反腐敗工作的進一步深化,最近中國政府陸續雙規了包括國家開發銀行前副行長并中國證監會(證監會)前副主席王益、商務部條法司前正司級調研員郭京毅等在內的一批金融界和涉外經濟涉貪高官。中國經濟與全球經濟越來越一損俱損,金融在現代經濟中又牽一發而動全身,因此,及時揭開中國涉外金融利益集團的黑幕,對于中國金融和經濟的平穩運行和政治與社會的健康發展,至關重要。
  在中國三十年經濟開放過程中,形形色色和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團,在不同的層面上,以不同的手段,在攫取著改革的成果,危害著民眾的利益,孕育著社會動蕩,侵蝕著政權的基礎。而其中,得利最巨大、手段最隱蔽、勾結最緊密、持續最長久的莫過于中國的涉外金融利益集團。目前中國所有被斃、被抓、被雙規的貪官,其金額和罪責加起來,恐怕都難以與這一利益集團相比擬。更為重要的是,在重大和長遠利益的驅動下,這一涉外金融利益集團長期經營、盤根錯節、相互提攜、內外呼應、朝野相隨、利益均沾,成為左右中國經濟,危害國家安全,影響中國政局,在國際上有能量呼風喚雨的一股重大勢力。

一、涉外金融利益集團滋生和壯大于朱鎔基當政時期

  這一涉外金融利益集團形成于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中國開始大規模參與國際金融業之時。在此之前,中國尚未進行大規模的商業銀行改革和全面的企業股份制改造,涉外金融業主要包括小規模和零散的外匯結算等業務。當時中國的外資業務也主要是吸引外國廠商企業直接投資。國際金融業包括全球性投資銀行和金融中介還沒有什么中國業務,也不大能插上手,在國際投行打工的中國籍雇員不僅職位低微而且數目不多。
  在朱鎔基副總理讓李鵬總理賦閑,而于九二年實際掌握中國金融和經濟政策主導權并后來繼任總理后,伴隨著股份制改造的推進,國企開始海外上市,銀行開始商業化運行,國內股市也開始活躍,外國投資銀行開始大規模介入中國業務。這一切,為這一涉外金融集團營造了滋生土壤,使其如脫韁的野馬般一發不可收拾。朱鎔基總理當年提攜的一批人馬正是這一涉外金融集團的核心,如今遍布于中國各金融要位和海內外金融機構,共同擁戴朱鎔基總理的兒子朱云來,成為主導和影響中國經濟尤其是中國金融業的最有組織的力量,并且其個體和總體都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最大實際受益者。
  朱鎔基總理當年可能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吧,其執掌中國金融和經濟政策大權后,所推行的一系列金融和經濟政策,例如雷厲風行的國企海外和國內上市、疾風暴雨般的國企兼并破產、成千上萬工人的下崗分流等等,在企業和民眾忍受巨大痛苦之時,實際上為包括自己兒子朱云來在內的涉外金融集團提供了獲得天文數字般個人利益的機會、基礎和環境。人們說,朱鎔基總理個人可能做到了清廉,但是其公子朱云來卻是中國依靠國家和特權、官倒和幫派而成就的名符其實的億萬富翁!朱鎔基總理當年就有不循照舊規,內舉不避嫌,重用其班底的美名,不僅在其主管的金融領域,更影響著海外金融機構。
  綜觀中國歷史和當前,恐怕沒有一個領導人有朱鎔基總理般的高瞻遠矚并顧及實際,不僅確保其班底長期掌控中國金融和財政大權,并且構筑百年大計使得其班底能夠實際擁戴幼主,長期保持實權和共享利益。朱鎔基總理深明現代治國最重要的是掌握金融和財權的道理。就這一點相比起來,毛、鄧、江、胡,無一有朱鎔基總理的謀略和務實。朱鎔基總理當年所用之人,雖然丑聞不斷,折將不少,如愛將朱小華、王雪冰等被捕于朱鎔基總理任內,但仍然是前仆后繼,碩果多存,其班底不僅在本屆政府仍然執掌金融和經濟要津,而且極可能會延續下去。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鄧小平可能完成了隔代任命政治領導人,但是朱鎔基總理卻是實現了隔代乃至多代掌控金融和經濟權力的宏偉大志。
  這一涉外金融利益集團的核心人員,分別控制著中國金融和經濟的命脈部門和要害崗位,并且涉及到外國的機構。這些部門和機構包括:
  1,掌管著至少2000億美元規模,最有能力投資海外的中國投資公司(中投公司),實際掌握了中國外匯儲備的投資決策權。
  2,對中國所有的重要金融機構實行控股和參股,并直接控制著中國的金融業包括銀行業所有重要實體的中投公司下屬的中央匯金公司(中央匯金),實際掌握了中國金融機構的決策權、人事任免和話語權,進而直接影響銀行系統的運作。
  3,由朱云來作為個人企業來掌控的,在朱鎔基總理任內特批設立并獲得所有經營特許,占有通過建行出面的國家出資,與摩根士丹利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和個別香港人士構筑了戰略利益關系,有著便捷資金出入推出機制的中國國際金融公司(中金公司)。
  4,在中國長期投機,包括從中國各類企業收取上億美元費用、在中國房地產市場上吞云吐霧、去年將中投幾十億美元投資化為泡沫、并且在當前美國金融危機中又企圖設計誆騙中投公司為其買單、作為中金公司外方股東的摩根士丹利及其為代表的外國投機機構。
  5,由周小川掌控的中國人民銀行(人總行)操持著國家的貨幣政策和國家外匯的投資,包括附和美國利益和壓力讓人民幣快速增值,影響中國企業出口競爭力;在美元不斷貶值之時,讓中國持有巨額面臨貶值的美國國債。
  這一涉外金融利益集團的代表人物包括:
  1、中投公司董事長樓繼偉,是朱鎔基總理在上海時就重用,并且在退出總理位置之前專門安排去財政部“盯著錢袋子”的嫡系。中投公司依賴國家的外匯儲備,不僅是中國最大投資者,而且是世界最大的主權基金之一。西方評價他是中國最有權勢之人、對中國改革最具貢獻之人。
  2、中投公司總經理高西慶,當年由朱鎔基總理跨過正常程序,由王雪冰手下的子公司負責人一舉提拔到證監會當副部級副主席。雖然各種告狀信一籮筐,涉及他超生(至少3個)超婚(至少2次)、生活作風、經濟犯罪等,但卻能得到該利益集團的搭救和重用,屢屢化險為夷。
  3、境外人士如摩根士丹利中國區主席孫瑋女士和因丑聞而下臺的香港前財長、目前擔任美國黑石集團(黑石)中國區主席的梁錦松等。他們合伙安排中投公司以總計80多億美元對黑石和摩根士丹利逆時入資,使國家損失過半。對黑石的投資是孫瑋代表摩根士丹利作為財務顧問、朱云來從中牽線搭橋、梁錦松名義上得到功勞和好處、中投公司(并先前的中央匯金)樓繼偉、周小川、高西慶和汪健熙共同搞定的。對摩根士丹利的巨額投資損失也是同樣由這幾個人以相同的手法密謀定案的。
  4、朱鎔基總理的前秘書李劍閣,目前擔任著中央匯金副董事長,同時還擔任著朱云來當總經理的中金公司的董事長,年收入以千萬計。
  5、人總行行長周小川,在金融政策的制定和執行方面屢敗屢戰,應當對中國證券市場和貨幣政策近年來的重大失誤承擔責任,他與美國財長保爾森等遙相呼應,強買美國國債,強逼人民幣升值,強把中國直接牢牢綁在美國經濟戰車上,使中國失去應對自由度。周小川也是由朱鎔基總理主要提拔,自六四流亡海外歸來后,幾年之內,即被安排擔任中行副行長、建行行長、中國證監會主席,直至中國人民銀行行長。
  6、中投公司副總經理汪建熙,從小與周小川同院長大的玩伴,雖然劣跡癍癍,卻一直就受到周兄弟般的關照,一直帶著到中國銀行、證監會、到建行、擔任中央匯金副董事長、中金公司董事長(后傳給李劍閣)、擔任中投公司副總經理。國內外市場上廣泛認為,這些天之驕子,哪里有錢上哪里,哪里熱門到哪里,哪里有權在哪里。
  7、眾心捧月的朱鎔基總理的兒子朱云來是這一利益集團的核心。朱云來在朱鎔基總理任內轉行到金融領域,在美國的無名大學短暫留學鍍金后,由美國一家投資銀行最低層次的職員,在九十年代后期一舉被安排成為中金公司的總經理。
  中金公司的背景是建行、摩根士丹利以及香港查史美倫家族作為股東,在中國特批的第一家合資投資銀行。當時中金公司的董事長是后來被判刑的建行行長并曾任中行行長的王雪冰,中金公司的董事包括摩根士丹利的總裁、現今仍然擔任摩根士丹利首席執行官麥晉桁,此人去年在摩根士丹利走下坡路時從中投公司拿走中國56億美元,目前已經虧損過半。港人史美倫當時被朱鎔基總理直接任命為中國證監會副部長級副主席,在中國證券市場引起廣泛爭議,留下長遠隱患,后來不得不黯然掛冠離去。

二、涉外金融利益集團的基礎和核心在于小集團利益均沾

  這一涉外金融利益集團長期經營、盤根錯節、相互提攜、內外呼應、朝野相隨、利益均沾,其組織之嚴密,運作之順暢,古今中外,難有其上者。
  1、長期經營、盤根錯結。該利益集團起始于九十年代初,歷經兩屆政府,橫跨近二十年,并且強勁不衰,大有繼續傳呈之勢。當年朱鎔基總理以副總理之名掌總理之權,進而擔綱總理之位,前后達七、八年之久,牢牢掌控金融和經濟各口,使其能夠廣獵班底,遍插親信,充分鍛煉,羽翼豐滿。其它派系的后備干部,難以有機會真正涉獵金融財經實務,造成直到今天也只能經驗斷代,隔靴搔癢,望洋興嘆。朱鎔基總理的班底,幾乎都在其任內就實現了積累閱歷,掌握經驗,實現卡位的歷程,確保能夠在繼任政府中擔任重任。
  樓繼偉在朱政府中,實現了由上海市政府局級,掛職到云南省副省長,到財政部常務副部長的過程。現在建設銀行董事長郭樹清也走了掛職云南省副省長的路子。高西慶在朱政府中,實現了由中銀國際總裁,到證監會副主席,到社保理事會副理事長的過程。李劍閣在朱政府中,實現了從經貿委司長兼朱的兼職秘書,到證監會常務副主席的過程。周小川在朱政府中,實現了從中行副行長,到建行行長,到證監會主席的過程,為擔任人民銀行行長奠定了基礎。朱云來在朱政府期間,則實現了從美國無名大學的普通留學生,到中國最重要的和當時唯一合資的投資銀行中金公司總經理和實際掌控人的飛躍。
  要說朱鎔基總理“清廉”,看來還是需要事實來說話。該利益集團還相互盤根錯節,相互依存。朱云來執掌中金公司十來年,幾乎壟斷了中國企業在海外和國內的股票上市、企業融資、財務顧問的高端市場,其所得個人利益保守計算也達數十億元人民幣,這完全是在這一涉外金融利益集團的庇護之下非法取得的。在朱云來執掌和大肆利用中金公司大發其財的起始和大部分時間里,為父的是當朝總理,為子的是最大合資投資銀行的總裁和實際控制人,靠的是吃國企改革和金融改革飯,發得是個人的億萬橫財,并且沒有任何回避和遮掩。
  事實情況還是,眾多跨國公司、投資銀行和金融機構的老板到中國訪問,都把會見朱云來(英文名字為Levin Zhu)視為最重要行程,以見到Levin為榮,而朱云來在國外的行程安排規格,不低于一個王子,搞得中國國不為國,相信從這些年朱云來的工作行程中不難找到相關答案。朱云來執掌和運營中金公司,獲取幾乎所有重要國內金融和海外涉華高端業務,并破例獲取國內券商牌照時,高西慶和史美倫是證監會副主席、周小川是證監會主席。朱云來執掌和運營中金公司介入中投公司對黑石和摩根士丹利的巨額海外投資時,樓繼偉、高西慶和汪建熙是中投的決策人,而外方則是與他們私人關系密切的麥晉桁、孫瑋和梁錦松。
  朱云來執掌中金公司總是由該小圈子的人為朱云來擔任保駕護航的中金公司董事長,他們是:王雪冰(被判刑)、周小川、張恩照(被判刑)、汪建熙、和當前的李劍閣。該涉外金融利益集團成為一個真正的嚴密的獨立王國,水潑不進,針插不入。業內外和海內外廣大人士迫于這一利益集團的權力之壓,只能敢怒不敢言,仰嘆人家彼此抱團,利益攸關。
  2、相互提攜、內外呼應。該利益集團可能是所有政治經濟組織中最能顯得志同道合,相互提攜且不大遮掩的。當年朱鎔基總理在涉及人事問題時,就往往獨斷專行力排眾議。可能是由于共擁其主或利益相關之因,其班底都相當團結,相互照應。
  樓繼偉在組建中投公司班子時,就力主排除其本身所出之財政部的力量,而強求安排其同屬一伙的高西慶和汪建熙進入班子,實際集中了對中投公司的絕對控制,結果才會出現像黑石和摩根士丹利這樣靠私人朋友做事,讓國家蒙受巨額損失的重大投資失誤。中投公司40億美元入資美國高盛投資銀行所關聯的J.C.Flowers私人直接投資基金,就指派周小川在當證監會主席時安排在證監會后又安排到建行的親信宣昌能前去擔任高管,又是自家人作自家的生意。
  當前中投公司又在全球招兵買馬,提攜親信和知己,又是其建筑跨代班底結幫結派的佳機。周小川當證監會主席時,排擠異己,安排親信,把他帶到中國銀行的高西慶和汪建熙分別安排當副主席和主席助理,港人史美倫當副主席,港人梁定邦當顧問,把中國的證券市場搞得烏煙瘴氣,消極影響至今難以消除。
  周小川到人民銀行當行長,繼而當上銀行股份制改革領導小組組長后,更是大肆培植個人勢力,不僅直接插手商業銀行的股改、上市、并購,而且親自大肆安排自己的人,在銀行上下引起了公憤。他把汪建熙安排成建銀董事長兼中央匯金副董事長兼中金董事長,一時間成為舉世無雙的“三環董事長”。他把為其做盡壞事,飛揚跋扈,道德敗壞和人稱“人總行惡霸”的秘書李超短短幾年里一路安排為人民銀行總行辦公廳主任、發言人和行長助理。
  該利益集團的相互提攜還是跨境跨國的。周小川等把在香港因為觸犯法律和道德而被迫下臺,以年輕的中國跳水皇后伏明霞為妻的前財政司長梁錦松安排為交通銀行董事,使其得以東山再起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中介中投公司投資于黑石,犯有詐騙、誤導和傳播虛假信息罪責之嫌。李劍閣的女兒就是由梁定邦親自安排到美國最難進入的私立貴族學校留學。本身沒有國內背景自己嫁給外國人的孫瑋女士更是照顧一大批國內高官的子女,或就學,或進入摩根士丹利等投行,進行利益輸送,其中就有已被雙規的落入國內“情婦門”的前中石化董事長陳同海的公子,換取了中石化的眾多業務單子。難怪人們說,所謂前財長金人慶因之下臺的李蔚的國內“情婦門”比起“國際情婦門”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該利益集團的網絡遠不是局限于國內,而是遍布全球各重要金融機構和投資銀行,其布局之廣泛和嚴密,令人震驚。在美國追查其投資銀行興風作浪引發金融危機的犯罪行為的今天,著實有必要徹查該利益集團多年來主要通過境內外投資銀行等機構進行利益輸送、內外呼應的犯罪事實。眾所周知,所有的金融、銀行和投資業務,都是有一定比例的中介費用和成本的。在這些業務競爭的過程中,除非依靠明顯的業務優勢和綜合效益取勝,否則一定會有灰色利益的輸送,或是赤裸裸的金錢交易,或是冠冕堂皇的權力關照,這是商業的基本規律。
  周小川在人民銀行任內,在與保爾森唱雙簧,讓人民幣快速升值造成中國經濟內傷的同時,卻在美元大幅貶值之時促使中國大量購買美國國債,達到近六千億美元,造成中國政府和國民巨大損失。更為重要的是,造成中國不得不在美國金融危機之時為避免所持有的美國國債的繼續貶值,而不得已可能再行購買美國國債,造成“美國救市,中國買單”的被動局面。試問,美國國債的買賣和交易都是有中介交易的,中國政府是如何挑選和使用這些中介的?這一過程透明和清廉嗎?樓繼偉、高西慶、汪建熙等操持中投公司與孫瑋、麥晉桁、梁錦松等在巨額虧損的美國黑石和摩根士丹利投資中的相互關系,超出一般的商業邏輯和投資規則。試問,他們相互間的利益如何?究竟誰遭受了損失?誰得到了好處?
  摩根士丹利多年來在中國業務中,呼風喚雨,享盡特權,去年在自己走下坡路時能夠讓中投公司逆勢投入巨資蒙受幾十億的損失,用國家的錢去救摩根士丹利董事會眼看就要罷免的麥晉桁,今年在美國金融危機的關頭還竟然在美國政府最后通牒摩根士丹利要么關門要么轉業的關鍵時刻,差點讓中投提高摩根士丹利已經遭損的投資比例,并且由高西慶和孫瑋在美國進行了秘密談判。試問,都是哪些人得到了好處?孫瑋女士是否就是外面廣為傳說中的那種經濟間諜?高西慶等人是否就是外面廣為稱之的那種金融買辦?
  3、朝野相隨、利益均沾。該利益集團的重要特點還在于其在體制內外遙相呼應,亦官亦商,定時換位,利益均沾,享盡體制內外的優勢,當官賺錢兩不誤,更使得巨大個人利益國際化和形式上的合法化。
  人們說,該利益集團沒有一個人不是隱形支持著一個或者幾個境內外金融機構的運作并得利其中,就像賈府門前的獅子一樣不干凈。例如,李劍閣在體制內外的角色變換,成為年收入幾千萬人民幣的中金公司董事長;高西慶在體制內外的進進出出,利益所得難以估價;汪建熙在機關和金融機構之間的來回跳躍,由中金公司董事長變換為中投公司副總經理,游弋于名義收入和“投資收益”之間;港人梁錦松丑聞下臺后憑借與國內的關系得到黑石投資和年薪幾百萬美元并加獎勵;被稱為可能是國際“情婦門”的摩根士丹利中國區主席孫瑋多年來依靠中國“業務”收取了幾千萬美元的工資和獎金;朱云來實際上將國家持股的中金公司據為己有,每年個人收入上億,十來年積累個人財富幾十億,尚不算其占有和隱藏的股份和資產,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朱云來單憑自己是朱鎔基總理的兒子,多年來掌握和控制中國第一個中外合資的投資銀行中金公司,攫取巨額利益,成為中國金融和經濟界一個高衙內式的惡霸的事實,將作為古今中外最大的官倒,載入史冊,而朱鎔基總理也要避免因為縱容朱云來官倒而可能被當成中國歷史上的高俅,嚴重影響他個人的聲望,特別是國家的榮譽。
  更為重要的是,朱云來憑借朱鎔基總理成為中國最大的金融大鱷和官倒,將遺憾地成為中國改革的重要腳注,永遠地為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和中國的全體人民抹黑。中金公司是中國第一個中外合資的投資銀行,由建行代表國家持有大股,其余股東包括摩根士丹利投資和香港查史美倫家族等。朱鎔基總理的兒子朱云來,本不是學習金融和經濟的,他放著環境保護本行專業不做,在美國的無名大學留學鍍金后,由美國一家投資銀行最低層次的職員,在九十年代末一舉由后來被判刑的建行行長王雪冰經請示朱鎔基總理后,安排成為中金公司的總經理,實際掌控了這一國家投資的平臺并據為己有。自此之后的十幾年中,中金公司成為在中國享受最大特權、拿到最多投行業務、取得最多牌照、個人收入最高的證券公司和投資銀行。
  首先,朱云來一直把國家持有股份的中金公司作為個人公司來經營。早在近十年前,華爾街日報就有整版文章揭露說朱云來如何象黑社會老大一樣把持中金公司,并把股權和資產偷偷摸摸往海外轉移。
  第二、以擁護朱云來作為幼主的涉外金融利益集團,拱手將中金公司實際上轉讓給朱云來,并且保駕護航,分享利益,成為中國歷來國有資產流失的最惡性和最典型的案例。中金公司的董事長由該利益集團與朱云來商定,由朱云來拍板,已經成為慣例。自朱云來以來的中金公司董事長分別是:王雪冰(被判刑)、周小川、張恩照(被判刑)、汪建熙、李劍閣。
  第三、其官倒性質造成了中國金融業的變相壟斷,破壞了金融業的正常競爭機制,造成了以國企為主的廣大客戶企業不得已而支付壟斷價格,其對中國金融秩序的破壞,對中國企業文化的糟蹋,對中國大眾不滿心理的壓迫,進而對中國政治和經濟穩定的影響,難以估量。
  第四、朱云來數年來已經從中金公司攫取了巨額財富。美國投資銀行垮臺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管理層無限的貪婪和巨額的報酬。中金公司就是以美國投資銀行的模式建立的,在依靠父蔭和涉外金融利益集團的基礎上,朱云來的中金公司拿到了中國涉外和國內投行、券商和財務顧問最多和最優厚的業務和收益。特別是中金公司一直采取比照外國同行的分配方式和規模,朱云來十來年從中金公司所得到的收益,已經達到數十億元人民幣。換言之,朱云來依靠官倒,用國家投入的平臺做個人的生意,發個人的大財,并且披著合法的外衣,實乃曠世未聞。
  第五、朱云來一直在盤算和實施著將國家在中金的投入,以貌似合法的方式,例如個人持股激勵、個人持有關聯業務乃至最終上市,徹底歸為己有。這種赤裸裸地瓜分國有資產,必須予以堅決制止和懲戒。
  國家用國有資產建立、用特批執照增值、用國企業務喂養的中金公司,如果讓朱云來私有,將是最大犯罪和丑聞。在此過程中,朱云來與作為中金公司股東的摩根士丹利首席執行官麥晉桁和中國區主席孫瑋之間,就摩根士丹利所謂的自愿減持中金股份的勾結,如果放在朱云來與涉外利益集團有意或無意在投資黑石和摩根士丹利過程中使國家遭受巨大損失的背景中,其相互勾結就不難理解了。在美國都認定獨立投資銀行模式是當前金融危機的禍首之一而開始調查其管理層犯罪事實的今天,完全有必要爭取主動,盡快徹查和取締中金公司、徹查和懲治朱云來和該涉外金融利益集團的種種犯罪行為、沒收不法財產和所得。
  這就如同打老虎運動,懲處了這個涉外金融利益集團,整個金融和經濟界就會振奮,就有正氣,就能立威!否則中國金融和經濟就會另有決策中心,中國金融危機的隱患就永遠難以得到消除,胡溫的和諧社會目標就難以真正服眾和實現,社會的公信力也就長期得不到建立。
  綜觀中共歷史,沒有哪個領導人的子女能夠有朱云來的膽識,能夠公開傲視一切,高調巨額攫取利益,壟斷市場破壞金融秩序,內外勾結損害國家安全。毛澤東不能、鄧小平不能、江澤民和李鵬也只是在體制內根據孩子們的特長低調漸進地往前培養。胡溫就更是循規蹈矩大氣不出。父親在前面當清廉的總理搞經濟改革,兒子在后面掌控并試圖將中國最大和最早的合資投資銀行居為己有,做國家的生意,直接成為億萬富翁,曠世未聞,簡直就是對國家的諷刺和對人民的嘲弄。

三、涉外金融利益集團內外勾結危害國家經濟安全

  這一涉外金融利益集團攫取巨大利益,破壞金融秩序,左右金融政策,損害國家利益,危害國家的經濟安全,影響政治社會安定。
  首先,他們攫取巨大利益,中飽私囊,個體和整體都成為中國改革過程中最大的收益者,將成為中國社會動蕩的最大定時炸彈。例如,他們操持國家購買幾千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好處費是多少?他們合伙大量壟斷企業上市的承銷和顧問,好處費由多少?他們將大批銀行賤賣給外國人,好處費有多少?他們逆勢向海外投資于貶值企業,好處費有多少?人們都知道,改革開放后最大的官倒是朱云來,最大的利益集團是這一涉外金融利益集團。
  第二、他們破壞金融秩序,壟斷金融市場、資本市場、貨幣市場、外匯市場、投資領域的高額和高端業務,嚴重破壞了市場競爭,扭曲了市場價格,妨礙了資源配置,壓制了市場人才,減低了市場效率,犯下了破壞國家金融、經濟和市場秩序的嚴重罪行。
第三、他們左右金融政策,內外勾結,掌控了中國的金融決策、貨幣政策、對外投資、金融機構,他們恃主傲人,以其他人包括其他領導人不懂金融和業務為名,獨斷專行,危害了正常決策程序。雖然當前中國能夠在國際金融危機中暫未受波及,但是他們要對中國經濟的內傷和金融風險的隱患負責。
  第四、他們已經對國家利益造成了明顯的和未知的巨大的損失,他們主導的對黑石和摩根士丹利的巨額投資虧損、將國家外匯儲備的巨大部分錯誤地購買美國國債實際為美國金融危機買單、讓國家大型金融機構以海外上市的名義賤賣給外國人等等,已經遠遠超過了決策失誤,而是嚴重瀆職。加上其內外勾結,利益輸送,已經成為百惡不赦。
  第五、他們的行為已經嚴重危害國家經濟和政治安全,其長期以來內外勾結,損害了國家的貨幣政策、金融政策、外匯政策、國企改革等重大決策,與外商一起損害國家現實和長期的經濟利益,其性質就是里通外國。
  第六、他們長期掌控金融和經濟,破壞了國家政治、組織和思想工作在金融和經濟領域的正常開展,其對國家命運和前途的影響力,由于其國內外相勾結和掌握金融命脈,在國家的政治生活中起到了比掌握軍隊和警察等國家機器都有效的權力,與中央存異心,欺上瞞下,干擾中央決策,短路政策實施,嚴重危害了中國政局的穩定和政府的運轉。
  第七、在中國以穩定壓倒一切,強調和諧社會,優先解決農民和工人疾苦問題的今天,如果不盡早和干凈地剔除這塊毒瘤,將有可能引起廣泛民憤,使得國將難有寧日。
   2008年10月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捕鱼达人apk